240亩土地非法流转——河北省衡水市东康村新农村建设用地真相调

时间:2009-10-11 20:29来源:华夏星火 作者:郑旭 贾翔宇 点击:
  

240亩土地非法流转——河北省衡水市东康村新农村建设用地真相调查

《华夏星火》郑旭 贾翔宇

6月1日午后,沿河北省衡水市西郊一条整修未果的公路继续向西,炙热的阳光烘烤着这座名叫“东康”的小村庄。康双木走到田间一处已停建的工地旁,一股燥热的风卷起了一阵尘土,让他睁不开眼睛。尽管如此,康双木还是拖着疲惫的双腿朝尘埃袭来的方向走去。他绕过一处被瓦砾和施工材料覆盖的耕地,奋力爬上一排被高高垒起的红砖,让自己尽可能处在一个高点。“我想看看施工队是不是真的停工了。”他努力踮起脚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他们只是避避风头,等风头一过还继续施工,我还要上访告状。”
自2008年12月末至2009年3月初,作应该肯定的是,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宅基地以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是法律确定的农民集体和农民个人的重要财产权。但在河北省衡水市东康村所谓的工程建设过程中,先借“新农村”搭台,随后又请开发商来唱戏,最后村委会及背后的职能部门,则“卖票”渔利……—河北省衡水市东康村“新农村建设”用地真相调查为东康村村委会委员的康双木和村里其他几位村民便从镇到区直至市政府,以及河北省国土资源部门,反映村委会某些成员未经村民同意,便以“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名义,擅自把村里的171亩临时用地和近70亩耕地“倒卖”给开发商,用作房地产开发
直到记者赶赴衡水市采访的次日,衡水市委、市政府才组成一支由常务副市长为组长、桃城区有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调查小组,进驻东康村核查这起假借新农村建设之名,非法流转农村土地使用权、变更土地权属的侵权事件。被“骗走”的村委会公章东康村是一个人口稀少的行政村,由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所辖,毗邻城乡结合部,距市中心的直线距离仅5公里,也是赵圈镇境内70多个行政村里离市区最近的村庄。康双木说:“我们村130多口人,早前村里有300多亩地,人均还能有两亩多,十多年前一些企业要在我们这里落户,村里就把一部分地租了出去,这两年建设农村,现在我们人均还不到4分地。”有资料显示,2008年年初,衡水市为盘活农村非农用地,置换出土地用于城镇化建设,提出实行“村庄联建节地示范工程”,确定40个村庄联建试点。置换出的土地用于城镇建设,以加速推动城镇化进程,发展新农村建设,引导农民逐步集中居住到新村小区。就在同一年,东康村被确定为村庄联建节地试点村,同时也被桃城区确定为首批“新农村建设试点村”。尽管如此,康双木还是认为,包括赵圈镇镇政府在内的村镇两级组织,并未真正落实节约用地精神和新农村建设的有关土地政策,使得本村耕地面积急剧减少。
“2007年12月25日,镇政府负责包片的一个女会计通知我和时任村主任的康士清,让我们把村委会的公章拿到镇政府,我问她干什么用,她说镇里要求各村村委会的公章暂时由镇政府保管一段时间。”一头雾水的康双木和康士清随后将公章送到镇政府。康双木告诉记者,他和康士清回到村委会以后均认为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镇政府无权为其代管公章。“我们主要担心镇里索要公章是别有他用。”于是,二人于次日赶往镇政府讨要公章。“我们去镇里的时候,正好赶上我们村的支部书记康新刚也在,他见我们来要公章没说什么。只是镇领导说,公章先不下放村里,因为要签一份协议,以后还要接着用。”见此,康双木和康士清只能先回村里。同日午后,从镇政府回来的康新刚把一份土地开发合作协议交到了康士清手上。记者电话采访了康士清本人,他证实了康双木的说法,即镇里的确是将公章“骗”去之后,在村民不知情的状况下,由村支书康新刚代为签署了一份土地开发协议。从康双木保留的开发协议(复印件)上,本刊记者注意到,该协议的甲方为东康村,而乙方是“衡水精信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乙方)。协议载明,为了响应桃城区委、区政府关于新农村建设的精神,东康村171亩“闲置土地”交由乙方开发。协议落款处盖有“衡水市桃城区赵圈镇东康村村民委员会”和乙方公司两枚公章的印记。
171亩“闲置土地”的由来“当时我和康士清看了这份协议后都很气愤,不仅因为这个协议是在没有经过村民会议讨论就擅自将土地卖给了开发商,还因为协议里写的171亩土地是闲置土地的说法,本身就不符合事实。”康双木说,171亩土地本该是临时租用地,而且这宗租期为10年的地块2003年就已经到期,只是因为当时村委会干部们为了每年的20万元租金收益,没有在2003年以后将这宗集体土地进行复耕。原来,早在1993年,河北电建二公司承建的衡丰发电厂就准备落户东康村西面。为了配合国有电厂的建设与施工,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东康村村委会同意将140亩土地租给承建方用于建设工人临时宿舍用。电厂建成后,承建方将临时租用的土地及地上建筑交还给了东康村。“那个时候,衡水市民营实体发展比较快,村里就采取了土地分租的方式租给20余家衡水企业,形成了现在的工业园区”,康双木还告诉记者,随着企业逐渐发展,园区用地面积也扩建到了170余亩,超出了原临时用地30多亩。
然而,这种蚕食般的扩建和占用耕地,如今却被冠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在东康村继续上演。康双木说,2008年1月初,时任村委会主任的康士清因不满赵圈镇政府“骗取”村委会公章,协助村支书康新刚与开发商签订土地合作协议,引咎辞职;原村委会委员康建国被镇里指派为代理村主任。康双木说:“新领导班子组建完成后,草拟了一份与村民签订的合同书,大概内容是说为了加快新农村建设,帮助村民提前进入小康水平,让村民同意将集体大院以东、人民路以北的土地(原电厂的临时用地以及扩建后用地共171亩)收回,作为东康新村的宅基用地,并承诺给村民以补偿。”康双木认为,这份协议实际上就是在171亩的基础上,又追加了69.58亩用地范围,合计约为240亩土地,用途同样是搞房地产开发。康双木之所以坚信被追加的土地是用作商品房建设,理由有二:“我们村一共只有34户村民,如果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农村村民一户只可以有一处宅基地,而开发商却建了100套宅基住房,余下的66套干什么用?”“现在他们(开发商)已经在电厂正门西侧不远处设立了“富康家园”预售中心,接待市区有意在此购房者的咨询。”更让康双木不解的是,被追加的69.58亩土地,并非闲置土地,也非国有划拨土地,而是村民拥有合法土地经营使用权,用以种植麦子的耕地。
上访“未遂”被“禁闭”导致康双木和几位村民上访的直接原因是2008年11月末,在村干部的协助下,开发商派人将长势很好的麦苗全部推覆。康双木回忆说:“11月29日是富康家园开工建设的日子,开发商不顾我们的反对,把好多挖掘机和叉车开进麦田。当时我们很多村民都坚决反对开发商的做法,并希望当天也在现场的村支书康新刚能够帮我们说说话。”但康新刚却和我们说,“这块地马上要建成村民未来的新住房,让我们不要妨碍人家施工,人家有合法手续。”村民问他是什么手续,他说,“是桃城区建设局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村民的反对,并没有挡住轰隆的马达声。就在70亩麦苗被推平之后,一个名为“东康新村”的建设规划图矗立在施工现场,一车车建筑材料也堆满了工地。2008年12月初,康双木等3位村民以东康村村委会及赵圈镇镇政府在未办理任何土地手续的情况下,将171亩临时用地和近70亩耕地倒卖给开发商用于房产建设为由,将问题反映至衡水市信访办。衡水市信访办在听取了康双木等村民反映的情况后,建议他们去桃城区国土资源局举报。“我们找到国土资源局监察科,一个姓刘的科长看了我们的材料后,觉得这个事情比较严重,告诉我们先回去,他们马上立案并着手调查。”就在东康村村民焦急等待土地部门调查结果的同时,开发商的“新农村建设”进度也在加快。
2008年12月24日,康双木等又准备好上访材料欲赴河北省国土资源部门,然而就在当天凌晨3点,刚刚买好火车票的村民,被早已守候在衡水市火车站候车室的赵圈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发现了。“到火车站‘劫访’的有我们镇的镇长,还有镇里综合治理办公室的一些人,他们把我们几个人塞进一辆面包车,带回了镇政府。”康双木回忆说,他们一到镇政府就被分开,“我先是被关在办公楼一层一间副书记的办公室,后来又被带到三层的一间办公室,之后进来一个镇政府的人,估计是一个工作人员,他让我写一个以后不再上访的保证书,我说我们村的问题不解决,我还是要上访,但他还坚持让我写,说不写就别回家了。”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康双木拒绝写下保证书之外,其他两名上访村民也没有按照赵圈镇镇政府工作人员的要求写不再上访的书面承诺。于是,从2008年12月24日凌晨4时开始,康双木等人就一直呆在赵圈镇镇政府的办公楼里。直至25日晚8时许,曾参与报道东康村涉嫌非法占地事件的某报社记者,在得知了康双木等人的情况后立即前往该镇采访。这时,上访村民才得以安全回家。没有土地手续的建设项目就在康双木等村民逐级反映问题的同时,衡水市桃城区国土资源局也对东康村土地确权问题展开了深入走访和调查。该局土地监察科副科长吴平介绍说,此前东康村曾就171亩土地使用属性变更到该局进行过报批,但由于本村村民反响强烈,该局认定这宗土地系有争议土地,根据有关规定,未批准用地手续。吴平说,2008年10月,我们在例行巡查中发现东康村除171亩土地属性非法变更之外,还准备在另外的70亩耕地上建设住宅,监察科的执法队员在现场对施工方及村干部进行过口头警告,并告知其在未办理相关土地手续前不得动工。同年12月16日,我们接到该村村民举报,反映施工方已经开工。
经查,此地属规划建设用地,但镇里和村里没有经过审批,属违法占地,当时查明实际占用耕地69亩,开工建设已占地27.32亩,东西宽47米,南北长16米,已开建六处。我们对其下达了《停止土地违法通知书》。同时,我们根据程序,报请市国土资源局对其下达了《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和《行政处罚告知书》。12月27日,东康村村委会提出听政,并于次年1月14日举行听政会。2月20日我局送达了《行政处罚通知书》,要求其退还违法占地,并没收地上建筑物和设施。吴平告诉记者,2009年3月,桃城区国土资源局再次赴东康村施工现场,发现开发商仍在开工建设,他们请专业的测量公司对占地面积进行了测量。“由于该工程占用一般耕地已超过10亩以上,根据规定,我们依法将此案移送桃城区公安局。在采访中吴平表示,根据事实能够确定赵圈镇“东康新村”建设工程是在未办理相关土地手续的情况下进行施工建设的。
“许可证” 隐形?
离开桃城区国土资源局后,本刊记者来到桃城区建设局规划设计科,一位张姓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听说了东康村的事情。就村民反映强烈的“建设局为其工程项目办理了相关施工许可证”问题,他认为这是村民的误解,也就是说,建设局没有对工程进行过许可。当本刊记者问到这名工作人员能否代表桃城区建设局的立场时,他表示不能。在本刊记者的要求下,这位张姓工作人员联系了正在外出开会的桃城区建设局主管建设审批的副局长赵宏生。赵宏生告诉本刊记者,建设局是否为“富康家园”办理了《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等相关手续,要等调查组的结果出来后才能认定,他本人不好表态,随即挂断了电话。
既然如此,为什么在2008年11月29日工程施工当天,东康村党支部书记康新刚称开发商已经有了桃城区建设局核发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呢?为此,记者打通了康新刚本人的电话。
以下是记者整理的采访录音:
记者:“东康新村”建设工程有没有办理过相关的土地手续?
康新刚:有。
记者:施工方是否持有桃城区建设局核发的《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康新刚:批下来了。
记者:什么时间批的?施工前还是施工后?
康新刚:施工前就批下来了。
一边是建设局 “不确定”的答复,一边又是东康村党支部书记“斩钉截铁”的回答。究竟“东康新村”建设项目在开工之前有没有建设主管部门的审批手续,似乎只有等到衡水市调查组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后才能见分晓。但作为东康村所属的赵圈镇党委、政府,对发生在其管辖内的“非法用地事件”又是怎么看的呢?该镇党委书记王胜新在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时坦言,整个事件当中,镇党委和镇政府有监管不到位的责任,同时暴露出了工作中的不足。
王胜新说:“对于东康村村委会的干部而言,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目的是落实‘三农’政策,加快新农村建设的步伐,带领广大村民尽快走向小康。”而在衡水市采访的过程中,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称:“应该肯定的是,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宅基地以及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等是法律确定的农民集体和农民个人的重要财产权,但在东康村所谓的工程建设过程中忽视了这一点。”他认为,改革和完善农村土地制度,适时推行集体土地置换政策,通过市场盘活、变现农村集体土地资产,强化农村土地的开发、利用与管理,是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重视并重点解决的问题。同时,也是乡镇政府和领导的日常性工作,必须认真对待,而不是借“新农村”搭台,请开发商唱戏,最后由村委会和其背后的职能部门出来“卖票”渔利。
康双木告诉本刊记者,工地虽然已经停工,但会不会重新开工还是个未知数。他说他要等待市里面给出的调查结果。“有了结果又能怎样?开发商在建设过程中已经把耕作土层破坏了,想要复垦种粮食已经很难了……”康双木说。他无奈地捡起一块施工用的石料,狠狠地抛向远方。
顶一下
(21)
65.6%
踩一下
(11)
34.4%
------分隔线----------------------------

发布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