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文法在土地流转中的作用

时间:2009-09-24 19:01来源:法制与社会发展 作者:王昉 点击:
  

成文法在土地流转中的作用

《法制与社会发展》    王昉

成文法的制定标志着在土地权利的转移中建立起了系统的规则并形成了一套秩序和准则,是制度进步的体现。有效的制度保障,无疑会推动土地权利转移的速率,同时促使使用权以更快的速度从所有权中独立出来。宋朝法律中就已有相当的内容涉及到相关土地权利,史称“官中条令,惟交易一事最为详尽。”
① 宋代所有权已经区分为不动产所有权和动产所有权。法律承认新垦荒田的所有权,明确弃田的归属权。宋太祖、太宗规定“垦田即为永业”,规定通过买卖取得不动产所有权,以红契作为合法的产权证书。同时打击盗卖和私自买卖等侵犯所有权的行为,规定“诸盗典卖田业者,杖一百,赃重者准盗论,牙保知情与同罪。
② 卑幼未经尊长允许,私自出卖田产;或者欺骗尊长,擅自典卖的,钱没官府,田还原主,买卖无效。法律制度上对于所有权的认定和保护的规定是土地使用权得以顺利和有效流转的前提条件。宋代关于土地使用权流转的规定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限制土地种类,例如南方某些少数民族的土地,北方沿边诸路由宋廷所赐之“归明人”田宅等类土地,均不许进入流通领域。如太祖开宝三年(970年), “禁河南府民耕晋、汉庙垣内地”。
③ 哲宗元佑六年(1091年)刑部规定:“(朱崖军)除旧系黎人地不许请射外⋯⋯”
④ 以及“恩赐归明人田宅,毋得质卖”。
⑤第二类是限制买卖土地者的身份,或者对其置产的地点作出限制。如“见任官不得于所任州县典买田宅”,州县亲民官“秩满不得寄寓于部内”,
⑥ “禁内外群臣市官田宅” 等等。第三类是关于土地买卖本身。政府对于土地使用权流转进行限制规定时,主要遵循如下的原则:一是经济的原则。如在典田卖断的情况下,现典人享有优先权的规定。禁止各级官员承买官田,是为了不干扰系官佃农和民庶地主所认购的官田,这是从为了维护国家的赋役收入的角度出发的。
二是宗法原则,为了巩固乡村统治的基础。三是保持地块完整性的原则。四是维护地权正常流通的原则。事实上第四条原则是处于支配地位的原则,当其他原则和第四条原则发生冲突时,国家所有权往往会牺牲其他原则来维护地权的顺利流转。这一原则体现了上述限令的基本精神,代表了租佃契约经济下对于土地流通的基本要求。此外,在土地买卖中最重要的规定是关于地权转移的法定手续,凡买卖或典当土地,必须按照土地转让的方式订立契约,作为凭证。出卖土地的契约称为“绝卖契”,典当土地的契约称为“典契”,二者又并称为“合同契”。在订立契约前,根据“问亲邻法”,事先询问亲邻。订约时,要在文契上写明双方姓名、订约日期、土地面积,肥瘠程度、四邻界至、原地税额、出卖或典当原因及收赎期限。
订约后,双方要携带合同契、原地契和赋役簿到官府,由有关官吏核对,将原赋役额转记到新田主的名下,收取一定的契约税,再加盖官印。盖有官府印章的契约称为“红契”或“印契”,国家法律对持有该契约的土地所有权予以承认和保护。没有加盖官印的契约称为“白契”或“草契”,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如此详尽细致的规定,充分体现出国家对土地使用权的流转进行维护和规范的思想。明代更为重视土地使用和收益的权利,从法律的层面来看设立了诸多的物权种类,诸如永佃权、地役权、佃权等用益物权,同时法律为了保障所有权的转让,又设立了担保物权,包括质权、担抵权等。清初统治者通过“更名田”、“垦荒令”等法律手段,使得明末清初因战乱所废置的土地重新得以开垦,并以不准旧主“认业”和放宽“起科”年限等措施,承认了新垦土地的所有权;对无地、少地的农民所开垦的土地发给“印信执照”,使其私有土地的所有权得到法律上的承认。清政府对于私田的保护不亚于对官田的保护。对于盗卖他人田宅、盗种他人田者及换易、冒认、侵占他人田宅等行为,皆要科罪。
⑧ 如果对田土产权有争议,除须验查文凭印契外,还要进行实地勘查,方得确认。如乾隆三十三年增例:“凡民人告诉坟山,近年者以印契为凭;如系远年,须将山地、字号、亩数及库贮鳞册并完粮印串,则所执远年旧契、碑谱不得为凭,照滥控侵占罪治之。”
⑨《大清律例》是中国传统社会土地成文法发展的最高阶段,无论是在土地所有权的保护还是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流转方面都有细致的规定:1.盗卖田宅。“凡盗卖、换易及冒认,若虚钱实契典买及侵占他人田宅者,田一亩、屋一问以下笞五十,每田五亩、屋三间加一等,罪止杖八十,徒二年。系官者,各加二等。若强占官民山场、湖泊、茶园、芦荡及金银铜锡铁冶者杖一百,流三千里。若将互争及他人田产妄作己业,朦胧投献官豪势要之人,与者、受者、各杖一百,徒三年。”02.事涉官员在其任所置买田宅方面的:“凡有司官吏不得于见任处所置买田宅,违者笞五十,解任,田宅入官”。
⑩3.典卖田宅。分为:(1)税契,“凡典卖田宅不税契者,笞五十,契内田宅价钱一半人官。不过割者,一亩至五亩,笞四十,每五亩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其田人官。”
(2)重复典卖,“若将已典卖与人田宅,朦胧重复典卖者,以所得价钱计赃,准窃盗论,免刺,追价还主,田宅从原典买主为业。若重复典买之人及牙保知情者,与犯人同罪,追价人官,不知者不坐。”
 (3)有典有赎,“其所典田宅、园林、碾磨等物,年限已满,业主备价取赎,若典主托故不肯放赎者,笞四十。限外递年所得花利,追缴给主,依价取赎。其年限虽满,业主无力取赎者,不拘此律。”关于典买田宅方面,还有进一步更为细致的规定:
1.告争家财田产,但系五年以上,并虽没有到五年,验有亲族写立分书已定,出卖文约是实者,断令照旧管业,不许重分再赎,告词立案不行。
2.卖产立有绝卖文契,并未注有找贴字样者,概不准贴赎。如契未载绝卖字样,或注定年限回赎者,并听回赎。若卖主无力回赎,许凭公估找贴一次,另立绝卖契纸。若买主不愿找贴,听其别卖,归还原价。倘已经卖绝,契载确凿,复行告找告赎及执产动归原先尽亲邻之说,借端措勒,希图短价,并典限未满,而业主强赎者,俱照不应重律治罪。
3.嗣后民间置买产业,如系典契,务于契内注明回赎字样,如系卖契,亦于契内注明“绝卖”、“永不回赎”字样。其自乾隆十八年定例以前,典卖契载不明之产,如在三十年以内,契无绝卖字样者,听其照例分别找赎。若远在三十年以外,契内虽无绝卖字样,但未注明回赎者,即以绝产论,概不许找赎。如有混行争告者,均照不应重律治罪。
4.凡州县官征收的田房税契,照征收钱粮例,别设一柜,令业户亲自赉契投税。该州县即粘司印契尾,给发收执。若业户混交匪人代投,致被假印诓骗者,照不应重律,杖八十,责令换契重税。倘州县不粘司印契尾,侵税人己⋯⋯照例议处。
5.凡民间活契典当田房,一概免其纳税,其一切卖契无论是否杜绝,俱令纳税,其有先典后卖者,典契概不纳税,按照卖契银两如数纳税,如有隐漏者,照律治罪。
6.民间私顶军田,匿不首报,一亩至五亩笞四十,每亩加一等,但罪止杖一百。成文法是由国家制定的正式制度,首先是国家意志的反映,体现的是国家的倾向和偏好,其次是一种规则和保障,引导行为在特定的框架内进行,对遵守规则的行为进行肯定,对违反规则的行为予以惩罚。
通过以上展示的土地方面成文法的发展情况,可以看出这些法律规定着重对两方面的内容进行了调整:一是在土地所有权的确定方面;二是在土地所有权和土地使用权的流转方面。土地所有权的界定越清楚,土地所有权越有保障,土地流转的途径和程序也就越正规,才越具有效率。土地之所以要进行流转无非是为了资源配置的更合理和更有效,尽管产权流转的核心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的流转,但是除了中国传统社会一直是土地国有观念占据主导地位的原因外,在以农业为主体的社会中,农业人1:3不能向其他产业转移的情况下,土地所有权的全面大量的流转是不可能的,此时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就更有意义。如果说在一个渠道畅通、制度稳定的环境中,使用权流转直接的效率意义便是交易成本的节约的话,而从长远的意义来看则是能够向产权提供有效的保护,进而激励产权所有者更好地利用和保护土地,基于这样的意义存在的成文法无疑能够促进土地使用权的流转。除此而外,有关土地的法律制度的不断健全和完善有助于土地使用权从所有权的控制中脱离出来,使其相对独立性不断增强。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发布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