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行为的表现

时间:2010-04-21 09:14来源:未知 作者:小野人 点击:
  

侵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行为的表现

侵权行为因其所侵犯的权利不同,在实践中往往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农村土地承包
经营权是我国法律规定的一项重要财产权利。该权利一经设定,权利主体便可以独立地
行使自己的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干涉,即使是土地所有权人也不得非法干预
任何组织和个人非法干预、阻碍、妨害土地使用权人行使土地承包经营的权利,或者未
经允许,非法占有、使用他人承包经营土地的行为,都构成侵权。我国1986年制定的
《民法通则》就明确规定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农民的财产权利,受法律保护,任何
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农村土地承包法》对此做了更明确具体的规定。然而,长期以
来,由于我国土地承包关系中发包方与承包方主体地位具有不对等性,加上受计划经济
的影响,实践中以发包方为代表的侵权主体侵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现象时常发生。这里

通过分析最高法院公布的一个案例,
探讨一下侵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表现。
案例:原告:某市张营乡永宁村委会(下称永宁村委)。
被告:某市张营乡尊村村委会(下称尊村村委)。
被告:姬好娃等5人
80年代,随着黄河主流西移,某市张营乡地段的黄河东岸出现大片滩涂地,名为三
角滩地。从1989年至1991年,永宁村在此开垦荒地近500亩。1991年,市政府对永宁
村开垦的三角滩地确定了使用权,永宁村即一直耕种并每年向所在张营乡政府交纳滩涂
管理费。1997年,市政府发文明确三角滩地由张营乡政府统一管理使用。1997年4月,
张营乡政府将三角滩地发包,尊村村民即被告姬好娃等5人以15000元中标,双方签订
了承包合同并进行了公证。在此期间,永宁村村民多次上访,要求张营乡政府退回其开
垦耕种多年的三角滩地。1997年9月,张营乡政府在市委的协调下,根据《市委会议纪
要》的精神,与原承包户达成协议:终止合同,乡政府退回承包款及利息,并赔偿旋耕
费、伏耕费、误工费等。被告姬好娃等5人领取了上述退赔款项。9月12日,在被告姬
好娃等5人的直接参与指挥下,尊村村民将三角滩地强行种上小麦,经乡政府多次做工
作,未能得到解决。为此,原告永宁村委会向法院提起诉讼,称:开垦的荒地已于1991
年由县政府61号文件确定由我村使用。1997年4月,张营乡政府收回发包,引起村民
上访,经市委调解后,此地继续由我村耕种,我村即与张营乡政府签订了承包合同,交
了承包款。被告尊村村委会组织人力强行将三角地300余亩种上小麦,已构成侵权。请
求依法判令被告停止侵权,交回土地。被告尊村村委会以争议的三角滩地使用权归张营
乡政府,永宁村没有承包事实,对其不构成侵权为由,提出答辩意见。被告姬好娃等5
人以其与乡政府有承包合同并经过公证,系合法中标,原告强迫张营乡政府和他们签订
了合同,违反合同法,请求依法驳回原告起诉,继续履行其与乡政府所签订的承包合同。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张营乡人民政府与5被告在1997年4月签订的三角滩地合同,
已被双方于同年9月6日达成的终止合同协议解除,5被告已将15000元承包款及4640
元赔偿金领取,乡政府与5被告有关滩地承包合同的权利义务已完全消失。9月12日,
张营乡政府与原告签订了该滩地承包合同,原告并履行了交纳承包款15000元的义务,
取得了承包经营权。5被告明知张营乡政府已将该地承包给原告,强行组织人员耕种,
已构成侵权,原告要求判令被告停止侵权的主张合理合法。考虑到5被告在诉争的滩地

上已投资化肥、小麦种子等,并付出了一定劳动,可给其一定的经济补偿。因被告尊村
村委会否认其组织或参与5被告耕种该滩地,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实,故原告要求被告
尊村村委会承担民事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判决:(1)被告姬好
娃等5人立即停止对三角滩地的侵权行为。由原告永宁村委会依法对承包地进行经营
理。(2)原告永宁村委会一次性给付被告姬好娃等5人经济补偿15827元(每亩按35
元,共452.2亩)。(3)驳回原告永宁村委会诉被告尊村村委会侵权的诉讼请求。一审
法院判决后,被告姬好娃等5人不服,提出上诉。二审法院为防止矛盾激化,追加张营
乡政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经多次做协调工作,最终使双方当事人达成调解协议,以调
解方式结案。根据调解协议,三角滩地由乡政府收回,尊村承担1997年三角滩地的承
包款及部分利息,永宁村于1998年6月麦收后按原价承包三角滩地两年。至此,双方
握手言和。
本案是侵犯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一起典型案件。透过这个案例,可以看出侵犯土地承
经营权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及其复杂性。本案最后以调解结案,是因为法院在调解中
坚持了分清责任、明确是非,从安定团结立场出发,采取抓主要矛盾,及时追加第三人
的灵活方式所取得的。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清楚,判处正确。被告姬好娃等5人与张营
乡政府达成终止合同协议,并领取了退款和赔偿费用。此后,张营乡政府与永宁村委会
签订了该滩地承包合同,永宁村委会并履行了交纳承包款15000元的义务,取得了承包
经营权。5被告在明知乡政府已将该地承包给原告的情况下,强行组织村民耕种,显属
侵权。姬好娃等5人对一审认定的事实发展变化过程是认可的。一审判决后,不服提出
上诉,认为其5人与乡政府达成的协议是在《市委会议纪要》的压力下被迫达成的。《市
委会议纪要》的主要内容是要求乡政府做永宁村民工作,不要闹事,终止乡政府与姬好
娃等人的合同。从形式上看,《市委会议纪要》起了一定作用。但实质上,姬好娃等5
人已与张营乡政府达成终止合同协议,并领取了赔偿款项,之后张营乡政府与永宁村委
会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姬好娃等人与争议之地已无任何法律上的联系,他们在这种情
况下强行耕种争议之地,侵犯了永宁村委会的承包经营权和依此对争议土地的占有权。
但面对尊村村委会及群众强烈要求收割其已种植小麦的不良情绪,以及两村群众为抢收
小麦可能导致不良后果,二审法院认识到此案非下决心用调解方法结案不可。否则,即
使二审判决正确,但因工作不力仍会造成群众械斗,那是人民法官的失职。正是从这种
讲政治、保稳定的大局出发,二审法院在基层政府配合下就地进行调解,最终使双方化
干戈为玉帛,在当事人双方互谅互让基础上达成协议,终于使本案圆满得到解决,使一

场械斗在即的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得到了群众好评,从而实现了办案的法律效果与社
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农村土地承包法》第54条列举规定了发包方侵害承包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8种
行为:(1)干涉承包方的生产经营自主权;(2)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3)强迫或者
阻碍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4)强迫放弃或者变更土地承包经营权;(5)非法收回承包
地搞招标承包;(6)将承包地收回抵顶欠款;(7)剥夺、侵害妇女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8)其他侵权行为。以上列举的八种情形,基本上较为全面地反映了侵犯农村土地承
经营权的各种情况。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行为,近年来,国家有
关部门也已引起了足够重视。如农业部在农经发[2003]8号文件中指出:“乡村组织以行
政命令的办法和‘村规民约’的形式侵害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并
成为新阶段侵犯农民权益的主要形式”。
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在《关于检查〈农
村土地承包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指出:“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没有得到完全落实,存
在随意终止或变更承包合同,以及以村规民约剥夺农村妇女土地承包经营权等问题;土
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不规范,存在乡村组织或村组干部,直接与工商企业签订土地承包经
营权流转合同,或以村民代表多数通过的办法,代表全体村民与企业签订土地承包经营
权流转合同,以及侵占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收益等问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发布者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