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城试验“庄园经济” 北京来客爱上乡村

时间:2010-06-04 21:55来源:萧县农网 作者: 点击:
  

       一场小雨后,5月14日的舒城县柏林乡满目葱茏。
  当两百公里之外的凤阳县小岗村人正在为发家致富而不断探索土地流转时,北京女子苑筱芳在柏林乡“拿下”了一万多亩土地,种稻种西瓜,她的梦想是建设一个现代化的红色农业庄园。
  中国农村改革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2008年10月十七届三中全会后,土地流转得到了各级政府的支持。 “庄园”究竟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A北京来客
  一边细心地沏着功夫茶,一边忙着和农业生产打交道……就在半年前,苑筱芳绝对想不到,今年“五一”过后,“不事稼穑”的她居然过上了这种日子。
  “我一直生活在城市,连韭菜和小麦都分不清。这一次来舒城,完全是一种机缘巧合。 ”苑筱芳坦率地告诉记者,她在北京做过文化传媒,也做过商业地产,就是没有接触过农业。 “我有一个朋友是六安的,老喊我来六安看看,说能找到一些投资机会。 ”
  于是,苑筱芳来到六安,一开始想开个超市,随后发现人气不够旺,开超市肯定不行。这时候,六安市农发办的同志找到了苑筱芳。他们推荐了农业项目——“我们在舒城有块一万多亩的地,农村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
  “农村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苑筱芳觉得这句话好耳熟。尽管苑筱芳没有赶上“上山下乡”,不过她的哥哥姐姐却在这话的指引下,上过山下过乡,给当时上小学的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后,苑筱芳来到舒城县柏林乡。在这里,当地政府依靠2000多万元财政资金,平整了一万五千亩土地。
  “到处都透着新鲜。 ”苑筱芳说:“城里哪能听到蛙声啊,这里就有! ”
  凭着喜爱和热情,这个对农业一点都不了解的北京人,流转到了1.22万亩土地。
  B旧瓶新酒
  “一签30年,一亩地一年租金360斤稻,国家发放的一百多块钱补贴也归农民。 ”就这样,苑筱芳和柏林乡的五个行政村达成协议,租赁了1.22万亩土地,“第一年我什么都不懂,就先试试‘水性’,种了一百亩西瓜,其余种上一季稻,不能荒着啊。明年再调整结构。 ”苑筱芳说。
  同样是种植水稻,苑筱芳和一般的种粮大户却大不一样。 “五个行政村我划成五个‘片’,聘请‘片长’,‘片长’下面还有‘队长’。 ”
  苑筱芳将种田的任务层层分解,“譬如一亩水田,做田需要两个工、插秧需要三个工,我把工钱交给队长,至于队长请谁来做,那是他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水稻收割了,亩产一千斤,那么他就完成了任务。就能拿到工资。 ”
  亩产一千斤,是苑筱芳设下的及格线。及格的“队长”,一亩田能拿到30块钱的工资,“有的队长一人管两百亩水田,那是6000块钱。如果亩产超过1200斤,还有奖励。完成任务的‘片长’,少的能拿2000块钱,多的能拿到6000块钱。 ”
  同样在土地上、同样在农村,苑筱芳换了一种方式向土地要效益。 “用公司化的方式进行农业生产,这才是现代农业,现代农业不是简单的农业机械化。 ”
  C庄园梦想
  “我想把它做成十万亩。”苑筱芳告诉记者,不仅种植水稻、种植西瓜,还养牛,做一些农业深加工项目
  在苑筱芳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挂着一张非常精细的地图,“五个行政村就是五个‘片’,画上了不同的颜色,这些没画颜色的地方就是农民自家的房子。
  等做得差不多了,苑筱芳准备把这些村民搬出来集中居住,“我在边上盖一些楼房,大家住在一起,过上城镇人的日子。 ”
  在新鲜和好奇之外,苑筱芳对这片土地也有不满的地方。一天晚上,苑筱芳看到有人头上戴着一只电灯,后来她才搞明白,这人是在捉青蛙,第二天到集市上卖钱。 “青蛙是益虫,庄稼都需要,怎么能随便捉呢? ”
  “如果把散落四处的村民都集中住在一起,整个土地就能连成一片,”苑筱芳说,到时就把四周围起来,不准别人进去捉青蛙。
  不过,苑筱芳也明白,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更多努力,“要让更多的农民看到更大的好处。现在我们实现了一千人就业,片长、队长们都领上了工资,他们肯定愿意。今后要吸收更多的人就业,让普通村民也得到明显的好处,他们才心甘情愿跟着你干。”
  苑筱芳透露,柏林庄苑公司还准备申请成立党支部。
  D小家英雄
  2008年底,叶绍福从南方回到老家柏林乡。和以往过年回家不一样,这一次叶绍福有些沉重和不安。因为国际金融危机,叶绍福对闯荡多年的珠三角失去了信心,“年后还能不能出去呢? ”
  就在这时,叶绍福的父亲带来一个消息:“乡里来了一个北京人,承包了一万多亩地。需要人手,你可去试一下? ”
  叶绍福就找到苑筱芳。一谈,以前在工厂做过管理,那就成了。
  “守着一个小家,成为顶梁柱,也一样是个英雄。”苑筱芳说,希望通过自己的试验让农民不出远门不进城市,也能发家致富。而在“柏林庄苑”,像叶绍福这样的返乡农民工还有不少。
  一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不仅抛荒没有了,还有一些枞阳人专门跑来承包土地。不过,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出现了。一些种粮大户发现,不少农村劳动力居然不会种地。
  尤其从南方回乡的一些农村青年,出了校门,就去了南方,没有种过地的不在少数,不懂农时的人更是比比皆是。这个现象让种粮大户有些担心,安徽著名三农问题专家陆子修先生也很忧虑:“中国职业农民在不断流失。 ”
  不过,苑筱芳却在当地发现了好几个能人,有人会养牛,有人会种西瓜,“那个种西瓜的,也就三十多岁。这些人都是宝贝。 ”
  E另一条路
  “大户”郭世权已经做了三年的“田老板”。
  郭世权戴着眼镜儿,看上去很憨厚。大学毕业后,他在国营企业干过。 2007年,郭世权回到老家——柏林乡青墩村。凭借着口碑和影响力,郭世权承包到了1000多亩地,“一亩租金两三百块钱不等。这个钱还是粮食收到手才付给他们,他们对我很放心。 ”郭世权自豪地说。
  和苑筱芳的柏林庄苑不一样,郭世权走的是一条传统的路子——土地没有平整,大机械也无法作业。不过,和农村一家一户单干相比却优势明显,可以实现规模经济效益。
  “一家好几个劳动力耕种几亩地,一年下来,如果把人工折算进去,根本不赚钱。 ”舒城县农业委员会经管站付站长说,那不如交给大户来种,可以使用新技术新品种,一亩地可以多挣几百块钱。
  郭大户请了三个大师傅“指导种田”,同时还有五六十人常年“打短工”。2008年,不少老乡找到了郭世权,“家里劳动力少,忙不过来,就把地给了我。 ”就这样,这一年,郭世权手上的土地达到两千亩。
  “郭老板干得不错。”柏林乡团委书记石思德告诉记者,前些天郭世权还当选了柏林乡十大模范青年。
  F最好的时期
  2007年风调雨顺,粮价也不错,郭世权一亩田赚了两百块。 2008年,准备大干一场的郭世权却遇到了一些麻烦。 “国际金融危机对我有影响。”郭世权说,太湖糯价格上不去,农资价格却涨得厉害,“一亩地只赚五六十块钱。 ”
  不过,郭世权今年看到了更多希望。 “粮食保护价格高了一些,农资价格跌了20%。 ”眼下,中稻正在陆续插秧。仅舒城一县,像郭老板这样信心满怀、拥有百亩以上良田的大户就有三四百位。
  “舒城有60多万亩耕地,通过流转实现大户种植的就有10多万亩。”舒城县农业委员会经管站付站长说,很多大项目都是今年完成的,譬如安徽帅旺公司刚刚就拿下了八千亩土地。而两年前,我省实现大户种植的耕地不到5%。
  “(柏林庄苑)乘着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的东风而来。 ”柏林乡党委书记盛方海说,土地流转遇到了最好的时期,我们从上到下都全力支持土地流转
  土地租出去了要不到租金,一度是农民最大的担心。不过目前来看,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付站长说,“一般午季作物收获后就付全部或部分租金。 ”
  “现在政策明朗了,我们也放心了。”郭世权说,种粮有补贴,还有保护价。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发布者信息